快捷搜索:  15  ƶB  ΤB  ľ8  as  警花

踢爆“传道人”众筹助暴黑幕 收捐款掠水称可退税

踢爆“传道人”众筹助暴黑幕 收捐款掠水称可退税

暴乱持续至今,宗教力量的介入是其原因之一,自封传道人陈凯兴成立的异端教会“好邻舍北区教会”,在暴乱中异常活跃,组长者筑人肉链阻警执法、又组所谓的守护队进入理工大学援助暴徒、假借宗教豁免误导公众违蒙面法,巧立多个名目众筹捐款助暴,抽水“弹起”,捐款暴增一倍半。大公报记者佯称捐钱助黑衣人,踢爆个中黑幕。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指如有组织透过众筹购买物资给暴徒,而暴徒是进行违法行为,该组织有机会成为共犯,涉嫌协助或教唆暴动罪或串谋暴乱罪;而捐款人知款项是资助暴徒进行违法行为,亦有机会涉干犯煽惑罪。/大公报记者 施文达(文) 李斯达(资料)

位于上水石湖墟唐楼的“好邻舍北区教会”,数百尺的单位不似教会,似“暴徒仓库”,暴乱常用的生理盐水、退热贴、面罩过滤器(猪嘴)等堆积一处,另有多袋物资用大胶袋及封好纸箱摆放四周,对正门口是两部大电脑,有一名职员正输入资料,摆放电脑的工作枱,放了两叠八达通卡。记者佯称:“我想捐钱支持‘抗争者’”,一名职员收了三百元款项,用公文袋袋好,表示捐款可用作退税,然后拿出一张白纸给记者写下个人资料,并指示按公文袋标贴“医肚”:“你注明系医肚计划”,记者对该名目带点愕然,职员说“得?喇,之后会计同事会电邮张捐款收据畀你退税。”

推手教路攞退税钱帮“手足”

惟过了一段时间不见“好邻舍”寄出收据,记者再次上门,有戴口罩的年轻女职员对着电脑输入资料,其中一人解释因人手紧绌需时:“我哋太多收据要写,十月有四百几个收据要写,真系要耐少少。”另一名没有戴口罩的年轻女士表示会赶于交税前寄出收据。理大被围封期间,好邻舍组长者守护队进入理大煮饭等援助暴徒,记者续问捐款会否给予理工大学的逃犯,职员含糊回答:“我哋唔会过问小朋友喺边到被捕。”

早在2014年成立的“好邻舍北区教会”以慈善团体在税局登记,获豁免缴税。好邻舍亦在其网上专页列明,所有捐款超过一百元,可申请退税,连登讨论区一名好邻舍推手“崔桓”在网上大肆宣传“捐教会有得退税!攞政府钱嚟帮手足”。

“好邻舍北区教会”创办人年38岁的陈凯兴育有两名女儿,自嘲毕业“暴大”(中文大学),是信义会北区青少年外展社工,2014年违法“占中”前夕,陈与几名教徒社工创立好邻舍。原本好邻舍与其他地区组织一样做基层服务,名不经传,惟陈凯兴在今次暴乱瞓身,以“Be water”(上善若水)参暴博得“Draw water”(抽水),月初接受《苹果日报》访问自爆截至11月底获捐款80万,是去年全年捐款的一倍半,好邻舍的董事及财务报表的委员赖淑仪申报的大围住址与陈凯兴相同。

退休法官:有可能被控告

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指出,若组织提供物资(包括饭券及八达通)予违法的人,有可能触犯串谋暴乱罪或协助,教唆暴乱罪或串谋管有物品以作非法用途等等。《大公报》致电陈凯兴查问他组队入理大有成员被捕,又筹款提供八达通及饭券援助参与暴乱人士,法律上有可能被控告,陈凯兴回覆:“呢个问题好难答,唔好意思唔方便讲电话,明日再打来”,匆匆截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众筹,退税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伙的组词资料_伙组词并造句在线解析
  • 陈组词和拼音解释_裳的组词解析
  • 日内瓦湖解释_日内瓦湖位置解析
  • 欺骗的近义词解释_来历的近义词在线
  • 浪货水多奶大好紧*趴在她身上耸动进出系列